小贴士:如果想跳过某条观点,点击红字即可~

"吃肉→以便供养不断变大的脑部"
人类脑部增大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躯体增大的速度,因此我们不仅是脑容量增大,脑占身体的比重也增大了。与其他哺乳动物相比,人脑对身体的热量供给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脑部质量只占体重的2%,却占用了身体静息代谢率的20%~25%(RMR,测定维持人体正常功能和体内稳态,再加上交感神经系统活动所消耗的能量)。其他灵长目动物的相应数据是8%~13%,而非灵长目的哺乳动物一般是3%~5%。我们的祖先如何供养得起不断变大的脑部?你大概已经猜到——吃肉。


"灵长类:吃肉没问题"
大多数的灵长目动物完全或者几乎完全依赖植物性食物,虽然人类总体上是杂食性的,但是如果有个体选择吃纯素食,他也一样能健康成长。动物性食物的营养密度确实很高,富含蛋白质、多种矿物质和维生素,不过许多植物性食物也有这些优点。人类演化的特殊之处就在于,特定环境中可供食用的动植物种类差异很大。其中的一个关键因素是,通常情况下不吃肉的灵长目动物,可以毫无障碍地接受肉食。对灵长目动物消过程的实验研究表明,大多数灵长目动物应对肉食都不在话下,有的甚至还很喜欢吃肉。


"肉食还是植食→关键看哪个更易获得"
大多数灵长目动物生活在树上。不过,在林冠遮蔽之下,猎物的个头都很小,而且难以捕获。尽管灵长目动物要依赖动物性食物才能摄取某些营养素,但总的来说,植物性食物更丰富,无需耗费很多能量就能获取,因此如果把时间花费在植物性食物上,会令它们生活得更好一些。而在 热带稀树大草原上,情况另当别论。只要捕食者知道如何下手,这里的动物性食物唾手可得,而且可能分量很足。灵长目动物学家凯瑟琳·米尔顿认为,早期人属的饮食中开始包含肉类,同时也有水果、坚果、块根等高热量的植物性食物。


"人体也守恒:脑容量↑=肠道尺寸↓"
肠胃道尺寸减小所节省的能量正好与脑部变大所增加的能量需求相抵消,这似乎意味着肠胃与脑部存在直接的能量交易。艾洛和惠勒指出,考虑到增大的脑部对氧气的需求,心脏和肺部的尺寸不太可能减相似地,脑部不能以葡萄糖的形式储存能量,它要依赖肝脏稳定地提供糖分,因此脑部也无法容忍肝脏的缩小。肾脏的尺寸也不能减小,因为稀树大草原气候炎热,早期人属格外重视肾脏的尿浓缩功能。由此我们得到了这样一幅演化场景:饮食的品质越高,所需的肠胃道就越短,用来维持脑部运转的代谢活动的比重就越大。


"脑增大→吃肉→狩猎→协作分工文明"
20世纪上半叶,“男狩猎,女采集”的演化模型开始在理论界出现,到70年代,讨论的热点变成了这一模型在性别角色和两性关系上的意义。这一模型的核心在于认识到了肉类在我们祖先的饮食中的重要重要性,以及狩猎在他们生活方式中的关键地位。狩猎模型的先驱舍伍德·沃什伯恩于1957年写道:喜爱食肉是人区别于猿的主要特征之一,这一习惯彻底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狩猎涉及团队协作、劳动分工、成年男性分配食物、更广阔的兴趣、领地的大扩张以及使用工具。沃什伯恩的主要论点之一就是,肉食对于人类的演化至关重要。


45fds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