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如果想跳过某条观点,点击红字即可~

"古代欧洲:树精象征着旺盛的生长力"
在过去的欧洲,原始人将植物的各种能力拟人化,比喻成男性和女性,并且依照顺势巫术的原则,树木的精灵被拟人化,成为降灵节新娘和新郎、五朔之王和王后等,通过精灵的婚配来促进花草树木的成长。这样一来,这些形象就不单单是用来教育村民的游戏形象了,它们都是拥有魔法的精灵;也不仅仅是象征性和拟人化的草木精灵了,它们可以让树木茂盛地生长,也可以让草儿欣欣向荣,谷物茁壮成长,鲜花美丽绽放,总的来说,它们可以促进一切生物的繁衍。由此,我们很容易联想到,如果那些使用树叶和鲜花装扮而成的树木精灵的雕塑,形象越来越逼真,则它们婚配所产生的生长魔力就有可能越大。


"帕帕尔人:播种的时候要‘啪啪’"
在一些原始的族群还被继续保留着这样的习俗,他们通过两性的婚配来确保植物的茁壮成长,农作物的丰收。在中美洲,帕帕尔人进行播种的前四天,为了保证播种的前一夜夫妻可以放纵情欲,二人一定会暂时分开居住;他们甚至被要求在种子下土的同时,进行性行为。在这类种族中,祭司往往会责令农民在播种的同时,和自己的妻子进行性行为。这种农业行为,已经带有明显的宗教活动的义务。如果哪个农民没有那么做,那么他的播种就会被认为是不合法的。


"收成不好?我们去野合吧!"
爪哇国的一些地方,在稻子开花结穗的那个季节,期望获得好的收成的农民会带着自己的妻子在稻田中性交。在恩波依娜,当丁香树可能收成不好的时候,当地的男人们便会赤身裸体在夜里跑到树林里面,用与女人性交的方式去给树受精。他们一边受精,一边还说着:多长一些丁香吧。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获得丰收,让这些树多生长一些丁香。


"羞羞的仪式:把自己的生育能力传给作物"
古代的巴干达的人对两性交合与大地丰收之间的关系非常迷信,他们认为,如果妻子不能生育,那么男人就可以以妨碍生产这个理由将妻子赶走。以此相对的是,假如这对夫妻生育了很多子女,那么这就代表他们的繁殖能力非常强大,巴干达人便会认为,这对夫妻拥有可以使农作物丰收的特殊能力,如此一来,就会有人向他们提供日常的粮食,作为回报,他们会举行一些仪式来促进那户人家农作物的生长。如果母亲生出双胞胎,那么在双胞胎出生后不久,就会举行一次非常盛大的仪式,在仪式中,母亲会仰面躺在草地上,两腿之间放置一朵芭蕉花,她的丈夫会用自己的生殖器将芭蕉花挑走。这种仪式的目的是,让这对夫妻将自己的繁育能力传给树林中的所有果树。


"播种之前,严格禁欲:以防破坏作物的生命力"
尼加拉瓜的安人从玉米开始播种的时候开始,都会实行夫妻分居,沐浴斋戒,不喝可可,不吃盐,不喝玉米酿造的啤酒等,一直禁欲。一位西班牙的历史学家指出,就印第安人而言,“这是一个禁欲的季节”。作为中美洲印第安人部落促进农作物生长的手段,这样的传统一直保持到了今天。更有甚者,凯特奇印第安人还规定,在玉米种植之前的五天之内,不允许吃肉,也不能和妻子行房事。咔加波尼罗人、蓝魁尼罗人在这段时间也是禁欲的,而且长达两个星期。一些居住在特兰西瓦亚的日耳曼人则是明文规定,那段时间不能和妻子行房事,农民们认为,如果不按照规定做,违反者的庄稼就要烂掉。澳大利亚中部的凯迪希部落也规定,酋长在进行促进农作物生长的巫术期间,严禁夫妻同房,如果违反,就会阻碍农作物的发芽生长。在一个名叫美拉尼西亚的群岛上,也有类似的风俗,就是在当地的蔓藤山药整枝期间,所有的男人都得睡在园子附近的地里,不能接近妻子,倘若谁打破了这个规定,那么园中的果实就会烂掉。


"于人类发展:禁欲虽荒诞,也有点好处"
当原始人本能的、对性的欲望同寻找食物的本能发生冲突时,他们为了获得食物会暂时牺牲掉自己的情欲。克制情欲也有可能是为了战争的胜利。身处战场的战士和他们远在家乡的亲人都认为,克制住自己的性欲,就能给他们带来击败敌人的力量。对于我们来说,类似于播种者的贞洁能促进种子生长的观念,是非常荒岑,不可理解的。然而就人类社会的发展而言,这种做法并不是全无好处,它所带来的人类的自我克制,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人类进化和提高了文明程度。一个民族就如同一个人,优劣与否,决定于其是否能够看到更远的未来,是否懂得牺牲,能不能为了未来的幸福而放弃眼前短暂的欢愉。这种懂得放弃的能力越高,其品质就越高尚,到了一定程度,可以为了赢得自由、幸福、真理而奋斗,放弃一切的伟大精神就变成了英雄主义。


1937721_709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