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如果想跳过某条观点,点击红字即可~

"恶搞是对传统政治经济秩序的挑战"
特别是在当代中的现实语境和政治经济秩序中,意识形态和市场的双重霸权无处不在,新闻报纸、电视台等传统大众媒介是主流文化形态和市场经济的“传声筒”,普通民众和底层社会缺乏话语空间。但新媒介的崛起改变了这种现状,尤其是在最近几年,博客、微博和微视频,种种新型媒介和网络社交工具的出现,让网民们有了更多的话语领地,大量草根网民占领着这些区域,不断向主流媒体话语发出挑战。


"恶搞是“借力用力”的招式"
他们在一种冒犯主导价值观的过程中,获得了一种快感,并建构了自己的认同世界。像菲斯克( John Fiske )在《解读大众文化》中所说的那样,他们的特别智慧在于其所借用的材料经常恰恰来自于主流社会,从主导阶层宣传的经典名著,权威言论,法律规范和道德传统中获得,“他们的战术调遣是传统的‘权且利用’的艺术,这样会在他们的场所内部,凭借他们的场所,建构我们的空间,并用他们的语言,言传我们的意义。”


"每一种新媒介刚出现时→引发道德恐慌"
大众媒体的道德恐慌并不是肇始于网络新媒介时代,报纸、电影和电视这些大众媒介发展的最初几年,社会上也总是弥漫着一种“道德恐慌”。1915年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和1916年英国全国公共道德委员会的报告曾把电影表演看做是损害社会道德的“邪恶力量”。


"部分学者:网络媒介是解放的媒介"
电影电视和抱着这些传统媒介往往被认为是由权力精英控制,大众被动地接受媒介所提供的观点;而新媒介却给大众更多表达的创造的自由。


"大卫·莫利:不要夸大新媒体技术的作用"
大卫莫利:“经常会有人声称,由于新媒介提供了技术工具,提供了消费者的选择范围,因此具有解放性质。但是我们要对自由市场的意识形态所宣传的传播技术的“授权”范围持谨慎态度。我们不能把敲击电脑选择菜单这样的相对微小行为等同于权力运作。与那些构建菜单,确定软件系统的体制相比,消费者从早已设定好的菜单中进行选择的能力已然受到权力的极大限制。”


1367888401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