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如果想跳过某条观点,点击红字即可~

"这是一本‘延迟提供读者乐趣’的慢新闻杂志,希望新闻工作者能够拥有充足的时间与空间,而非淹没在竞速赛跑中"
QQ20160328-2


"新闻竞速赛跑下的底线"
2011年10月3日上午,美国女大学生阿曼达·诺克斯(Amanda Knox)正在义大利法庭内等待最终上诉聆讯,24岁的她被控逼迫英国室友克切尔(Meredith Kercher)加入多P性爱不成,与义大利籍男友索雷西托(Raffaele Sollecito)联手将其杀害。为此已遭羁押4年的诺克斯,在法庭内激动地以义大利文不断否认杀害克切尔。同一天下午,诺克斯重返法庭听取判决,法官开始一一宣读罪证,诺克斯整个身子陷入椅子且无法控制地啜泣起来。当法官敲下木槌宣判“有罪”,并以“正义终于得到伸张”做为结语,这让原来在一旁焦急等待的诺克斯一家人及朋友,全都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受害者克切尔的母亲及兄弟姐妹们就坐在几英尺远,他们全程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即使悲痛欲绝,也只在宣判的当下瞄了一眼诺克斯的家人。上述的场景描述,来自英国报纸《每日邮报》(Daily Mail)资深记者的报导,并被上传至《网上每日邮报》(Mail Online)官网;但文章发布短短一分半钟后,事情有了戏剧化的转折——这些描绘栩栩如生的场景竟然全被推翻。事实上,当诺克斯重返法庭听取判决时,法官与陪审团宣布当庭无罪释放,根据英国新闻摄影协会(The Press Associa-tion)对外发布的报导描述:“在听完法官宣判后,诺克斯的父母与家人激动相拥,其他到庭的朋友和亲戚以手阖嘴,似乎喜出望外。”但不只《网上每日邮报》,其他如《太阳报》(The Sun)、《卫报》(The Guardian)及电视媒体《天空卫视》(SKY TV)也在自己官网、部落格发布错误快讯,后来陆续发表道歉声明。然而,让《网上每日邮报》成为众矢之的的原因,在于他们第一时间捏造过多且错误的故事情节,在隔日出刊的报纸上也只字未提,甚至从来没为了这篇报导向大众致歉。


"慢新闻学:不是马后炮,是‘延迟满足’"
4c252696d2df4f37a4f19e2950c30e11同样身为新闻媒体,Rob Orchard与友人Marcus Webb创办的独立杂志《Delayed Gratification》反其道而行,选择在三个月后针对诺克斯谋杀案发表了一篇专业评论分析,邀请到《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资深记者John Follins撰文,Follins是在谋杀案进入诉讼后持续追踪报导的资深记者,在他替《Delayed Gratification》写下言简意赅的评析中,突显义大利法庭审理刑案过程充满瑕疵,才是让判决出现大逆转的真正主因。这篇评论突显了主打“慢新闻学”(The Slow Journalism)的《Delayed Gratification》,是如何颠覆主流新闻媒体思考逻辑,宁可选择在新闻最热的当下,退居一旁观战,而非撰写大量煽情、未经证实的故事。


"快新闻在强调‘第一时间’的同时牺牲了新闻品质"
为了深究《Delayed Gratification》出其不意的因应之道,我和Rob Orchard相约在伦敦碰面。戴着黑框眼镜、一头棕发的Orchard现身,看来神采奕奕,毕业自牛津大学的他,说话铿锵有力,让人感觉他是那种怀抱着理想主义、充满一身干劲,遭遇困难会试图突破重围的人。他主动提及这桩震惊国际的诺克斯谋杀案,“我们经常忘了事实真相是不会在第一时间浮现”,很多时候人们容易在第一时间被事情的表象模糊了焦点,拉开时空后,才逐渐发现真相的另一面。Rob Orchard也指出,《每日邮报》记者的做法在业界可说见怪不怪,为了抢快,记者经常得事先写好正反两种版本的两套稿子,或做专家学者的预先采访,错就错在记者误判形势,还添油加醋地捏造情节,才让一切一发不可收拾。此外,随着近年社交网站影响力逐渐茁壮,逐渐变成读者追踪新闻的主要工具。在国外,方便、推文速度快的Twitter变成提供新闻记者新闻与资讯的来源,在台湾,则成了脸书。这些改变迫使传统媒体也做出因应,包括让线上记者加入即时新闻的战场,抢在事发现场第一时间回传即时讯息,偶尔得兼拍摄影片,身兼多职的后果,就是使得新闻品质逐渐溃堤,却没几个人能够挺身挡住这样的潮流。


"小而美的创业团队"
QQ20160328-1“我们生产愈来愈快速的新闻产品,记者却没有足够时间产制大众希望看到的新闻品质”,在传统新闻媒体价值的驱使下,Orchard与四位伙伴一起创立了《Delayed Gratification》。拥有强大信念的他们,以小而美的团队作战方式,透过五人在外的强大社群网络作为后盾,邀请插画家、摄影师、资深记者加入撰稿行列。2011年1月,第一本打着“慢新闻学”旗帜的英国新闻杂志《Delayed Gratification》于焉诞生。对《Delayed Gratification》而言,过去几年能够存活,全都仰赖一年预缴57美元、超过五千位以上的稳定订阅户,并且尽可能透过网路、部落格宣传自媒体的这个品牌,包括上网发布“慢新闻学”的计划,也大量透过演讲、讲座宣传,“我们没有太多预算在市场行销建立媒体品牌,这是非常花时间跟金钱的。”Orchard仍对独立杂志的未来保持乐观,“如果杂志内容好,只要销售两三千本,就可以经营下去了。”虽然可能得要持续维持小量印刷跟销售数量,但最起码不需要依赖广告商来支撑进帐。他强调,即使是英国的主流报纸,现在仍有100多万人口阅读,39%的英国人仍会继续读报,即使很多人都可以在网路上搜寻到所有资讯,“会说出纸张将死这种话的人,实在没有什么逻辑。”


"杂志名致敬著名心理学实验"
“Delayed Gratification”字面上的意义是“延迟享乐”,出自史丹福大学心理学家华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著名的“棉花糖实验”,杂志借其意来命名,定义这是一本“延迟提供读者乐趣”的出版品。


"‘延迟享乐’是什么鬼?"
“延迟享乐”在国内又译作“延迟满足”。20世纪60年代,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沃尔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设计了一个著名的关于“延迟满足”的实验,这个实验是在斯坦福大学校园里的一间幼儿园开始的。研究人员找来数十名儿童,让他们每个人单独呆在一个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的小房间里,桌子上的托盘里有这些儿童爱吃的东西——棉花糖、曲奇或是饼干棒。研究人员告诉他们可以马上吃掉棉花糖,或者等研究人员回来时再吃还可以再得到一颗棉花糖做为奖励。他们还可以按响桌子上的铃,研究人员听到铃声会马上返回。 对这些孩子们来说,实验的过程颇为难熬。有的孩子为了不去看那诱惑人的棉花糖而捂住眼睛或是背转身体,还有一些孩子开始做一些小动作——踢桌子,拉自己的辫子,有的甚至用手去打棉花糖。结果,大多数的孩子坚持不到三分钟就放弃了。“一些孩子甚至没有按铃就直接把糖吃掉了,另一些则盯着桌上的棉花糖,半分钟后按了铃”。大约三分之一的孩子成功延迟了自己对棉花糖的欲望,他们等到研究人员回来兑现了奖励,差不多有15分钟的时间。


"‘延迟享乐’能够反映一个人未来的自控力"
“棉花糖”实验的最初目的是研究为什么有人可以“延迟满足”而有人却只能投降的心理过程。然而,米歇尔在偶然与同样参加上述实验的三个女儿谈到她们幼儿园伙伴们的近况时,他发现这些少年的学习成绩与他们小时候“延迟满足”的能力存在某种联系。从1981年开始,米歇尔逐一联系现今已是高中生的653名参加者,给他们的父母、老师发去调查问卷,针对这些孩子的学习成绩、处理问题的能力以及与同学的关系等方面提问。米歇尔在分析问卷的结果时发现,当年马上按铃的孩子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都更容易出现行为上的问题,成绩分数也较低。他们通常难以面对压力、注意力不集中而且很难维持与他人的友谊。而那些可以等上15分钟再吃糖的孩子在学习成绩上比那些马上吃糖孩子平均高出210分。实验并未就此结束。米歇尔和其他研究人员继续对当年的实验参加者进行研究,直到他们35岁以后。研究表明,当年不能等待的人成年后有更高的体重指数并更容易有吸毒方面的问题。“但是这都是参加者说的,和他们实际生活中的行为难免有些出入。”米歇尔解释说。


"‘慢新闻学’:背后本质是时间成本投资"
“慢新闻学”一词,并非由《Delayed Gratification》首先提出。早在2007年2月,英国伦敦一所公立罗汉普顿大学(University of Roehampton)英文创意写作系的资深讲师 Susan Greenberg 便曾在一本英国政治文化杂志《Prospect》发表了一篇命题为〈慢新闻学〉(slow journalism)文章,她同时也点出,就像有人预言“中产阶级的消逝”,未来若想获得更特别或者奢华的享受,势必得付出更多一点成本,而这概念也将延伸至资讯的获得,而这里的昂贵指的是“时间成本”。“慢新闻学”借用1986年曾在义大利兴起的“慢食”运动概念: 一场为了抗议速食连锁麦当劳进驻义大利诞生的运动,以提倡细细品尝食物,唤醒大众对于多样性自然食材与饮食文化的重视,后来扩散到全世界30多个国家。“慢新闻学”与“慢食”两者都在反抗“快速”所带来的剧烈改变。愈来愈多独立记者、独立媒体为了抵抗这样的恶性循环,干脆自己回到数个月前或数年前的事件现场,深入追踪让大众尽可能地看到这些事情后来造成的影响,更在撰稿时强调“身历其境”,意外地掀起一波“慢新闻运动”。


"找到新角度是挑战:拉开时间距离反而提供了新视角"
我脑海还是禁不住浮现对这样做法的担忧,“难道不会担心没有新的角度可写了吗?” Orchard则不讳言:“经常遇到,这也是做这本杂志的挑战。”因此杂志尽可能以距离事件一段时间后的视角,拨开层层谜团,掌握事件的真正重点,包括追踪大众当下没留意、后来却逐渐成为影响的细节。“拉开时空也帮助了我们不少”,Orchard以土耳其西部小镇索玛(Soma)采矿场倒塌为例,700多名矿工因电梯失灵被困在深达2公里的矿坑中,爆炸后火势猛烈导致搜救困难,造成至少近300人死亡,成为土耳其史上死伤最严重的矿场灾难,也引发民众不满上街游行,逼迫政府允诺发给遭受意外的矿工一笔补助;谁知重新开矿后,不仅工作环境安全未获改善,这笔补助金也早就烟消云散,而当时所有媒体早就移开他们的目光。作为三个月后追踪报导的媒体,多少能够拉回社会给予这些议题的关注力,更能够发挥媒体的影响力,扮演监督执政者的角色。Orchard说:“这就是我们一再重申的‘重返故事现场’。”


"纸媒未死:纸张的魅力始终在"
传统新闻杂志似乎都有个固定的样板,无论是内页选纸或以纪实摄影、时事插画作为封面图像,始终跳脱不出窠臼,独立新媒体则不断尝试打破这些框架。还记得第一次看到《Delayed Gratification》实体杂志时,杂志中刊载了涂鸦艺术家谢帕德.费尔雷(Shepard Fairey)、Hush、Pablo Delgado及当代艺术家艾未未的作品,有那么一时半刻,我还以为这是本艺术杂志,现在想想觉得这也就是《Delayed Gratification》借此自我宣示与众不同的态度。“从我的角度,没有任何理由新闻报纸或杂志不用以漂亮的视觉呈现”,Orchard直白地说,“若你总觉得读新闻,那些老设计让文章看来非常干,通常是因为他们没有好点子。”他也分析,设计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沟通元素,包括吸引读者的注意力,第一眼总是决定你和读者的关系。为了让读者将目光尽量集中在新闻内容,《Delayed Gratification》在视觉上采“减少干扰”方式编排,不排页码,只以事件发生年月编辑新闻,下方以时间表作为补述,像是电视新闻跑马灯概念。


"信息图形(Infographics):艺术总监的信息图"
QQ20160328-3杂志还有另一项秘密武器,就是提供视觉飨宴的“资讯设计”(infographic)。在西方新闻媒体,资讯设计的使用早就举足轻重,像是《卫报》便经常以资讯设计图表来诠释数据性的新闻。《Delayed Gratification》则更上一层,将资讯设计当成艺术作品来设计,更融入点“英式幽默”。Orchard将功劳全归于艺术总监Christian Tate,认为他能将复杂资讯转化成美丽的图表,利用吸引人视觉感官的色彩图形结合数据资料,或者将从未有过交集的资料产生关联,进而启发读者重新思索并赋予新闻议题全新的观点。


"‘新闻就该免费’:之所以免费是因为满页广告"
“老实说,做这本杂志最困难的不是内容,而是怎么销售。人们不想付钱给故事,大家期待所有事物都是免费的。” Orchard及其团队对此事早有觉悟。他以伦敦每天清晨及下午都能免费拿取的《METRO》及《London Evening Standard》为例,一般上班族利用通勤的短暂时间阅读,许多人读完便搁置在座位上,直到下一位乘客再将其拾起,拿来打发时间,“每个人都说这些新闻都应该是免费的,但他们不去思考这些新闻版面上贩卖的多数是广告。”



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