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我可以阅读完整长文


点击红字可以展开阅读

" 1000名中国年轻人对世界提问"
tc26box-inline1-articleLarge2015年4月末的北京,单向空间花家地店内正进行着一场异常低调的展览。一台台iPad悬挂在墙上,无声地放映着一张张向屏幕外提出问题的面孔:“怎样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选择?”,“什么时候才能获得想要的自由?”,“为什么要给别人贴标签?”……它们在等待身边的人们戴上耳机,邂逅一个个问题。这是+box“回归”全国展的第13场。由26岁的沈博伦发起的视频记录项目+box,用一年半的时间拍摄了全国十个城市1000名年轻人对世界的提问。以这些问题为素材的展览正在全国进行,并将在今年夏天走出中国,前往赫尔辛基艺术节参展。


" 发起人沈博伦:如果有机会向全世界问一个问题,你会问什么?"
+box项目本身就产生于沈博伦对自己的一个问题。2013年7月,沈博伦24岁,距他离开大学、进入活动策划业仅仅过去一年。在此之前,他走的是一条人人艳羡的道路:生长在上海、北京,考进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后加入业内顶尖公司,收入可观……一切因素都指向更加美好的生活。但就在这样的路上,他却感到迷茫和无助,他选择停下脚步向自己发问:“这一切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和沈博伦一样困惑的,还有同龄的一大批同事、同学。他坦言:“大多数人都类似,尽管行业不同,但都是在为他人的价值服务,甚至没有他人,只有公司的利益。”在挣扎中,沈博伦决定辞去工作去创造服务自身的价值。他购置了摄像机,研究了拍摄方法,用近一年半的时间,游历北上广等十个一、二线城市,同1000个年轻人交流,了解他们的迷茫困惑。


" +box的本意:跳出盒子,提出问题"
tc26box-inline3-articleLarge+box的本意是要跳出盒子,提出问题。面对镜头,1000个年轻人说出了对自己、对世界的困惑和质疑。这些问题涵盖了各个角度,从“人为什么活着”到“人为什么惧怕死亡”,从“大学的意义”到“婚姻的意义”,从“梦想的存在”到“物质的重要性”,甚至也有人无题可问。被父母限制了发展方向的一位大连女孩提出了对父母的思考,“我父母不希望我出国,又觉得女生继续读书无用”,只能留在父母身边工作的她问道:“父母到底是促进作用,还是阻碍作用?”通过收集1000个关于生命、事业、爱情、理想、社会、环境、物质等各个方面的问题,沈博伦期望能记录这一代年轻人对自己的反思和对世界的困惑。他表示,人们越来越习惯去关注问题的解决办法、寻求一个问题的不同声音,对提问的鼓励却越来越少。


" +box访谈中的印象:人的共性远远大于个性"
问:这1000个问题中有哪个是很特别,令你印象深刻的吗?答:很难说。其实阶段性的印象深刻是有的,尤其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比如这个问题以前没有人提过,这个角度以前没有人想到过,当时可能觉得挺有意思的。但做完十个城市1000个问题后,从现在来看,你会发现人的共性远远大于个性,所有的问题都逃脱不了一个社会的范围。问:所以这1000个问题中很多是重复的。那从共性来看,有什么趋势呢?答:有重复的,而且基本上大量是重复的。但是背后的故事是不一样的,同样的问题,提出的背景并不相同。这也是为什么在逐渐拍摄的过程中,我们加长了对话的部分。从整体来看的话,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流露出自我意识爆发的迹象,尤其是90后的人。比如很多学生就开始质疑“大学的意义是什么”,另外现在无论是工作的人,还是高中生或者初中生,都有人选择或关注gap year(间隔年),这些几乎是从前没有过的。再比如80前的人,一般很少反思自己的父母,顶多觉得父母不理解他们。但是现在的很多人,现在的90后开始反思说,父母的存在是不是其实是一种绑架,是不是一种阻碍,而不是促进作用。总体来说,所有人开始质疑所有东西,不再像过去一样,什么事情都有标准答案。


" 个人自我意识的崛起:对国家和社会都有好处"
问:你如何看待这种所谓的自我意识爆发?有什么意义呢?答:我觉得这种个体意识的崛起,可能对整个国家和社会都是有益处的。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原因,人们的选择和探索更多了,但是根深蒂固的一些社会上的东西又没有变化,所以这一代年轻人会有很多挣扎和迷茫,会痛苦。但每个人都开始质疑的时候,就是标准答案不再存在的时候。这些对自我的构建是非常有好处的。年轻人变得更注重实现个体价值,他虽然困惑,但是在努力探索自己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不像以前追求很盲目的集体主义。越来越小的孩子都开始思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这是一个慢慢的演变。


" +box的展览形式:影像播放、行为艺术"
tc26box-inline5-articleLarge问:你如何处理和剪辑这1000个问题?都做了哪些展现形式,有什么主题?答:我们现在在做一个比较社会化的展览,叫“回归”,计划做100场,已经完成了20几场。这是一个很概念性、实验性的展览,将1000个问题不做过度剪辑地在全国各地的公共场所播放,如咖啡馆、酒吧、书店等。之所以叫“回归”是因为这些问题其实来源于生活,我们把它们放到公共场所去,让这些问题回归到生活各个角落里。除此之外还有“漠视”的行为表演。我设计了一个装置,在一个木盒子前面嵌上iPad,我头上戴着这个盒子到一个特定场所去,盒子上的iPad反复播放剪辑好的与场所相关的问题。比如说我曾戴着这个装置在北京大学门口和教室里放一些跟教育相关的问题。很有意思的是,我坐在教室里播放这些问题,比如大学的意义,但周围的学生并没有反应。以后可能会到墓地播放关于生死的问题等等。最后还有“直面”的艺术展,进入一个美术馆或正式的展览场所来做一些交互性的展览。今年夏天还会参加赫尔辛基艺术节。


" +box与个人成长:日益见涨的包容性"
问:感受过1000个各种背景下的问题后,你自己本身有没有什么改变?答:我自身是有很大变化的。问题代表的是思考方式的转变,对事物的多元看法,对自我意识的重新构建。对于每个人来说,只是一个问题。而对我来说,每天都在直面这些问题,逼迫我对自我、对环境、对社会等重新思考。相当于我整个人从思维方式到生活状态都变成了质疑。其实这样一来,我的包容性更强了,对很多原有的对错优劣产生了质疑,觉得很多都是对的,都是可以的。比如我原来的想法是要改变很多年轻人,但后来就觉得这只应该是一个记录,按自己的想法改变社会能满足一部分人,但一定会使另一部分人不满,自己的方法不是社会的标准。


tc26box-inline3-articleLa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