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我可以阅读完整长文


点击红字可以展开阅读

" 山上之城:100年前建筑者眼中的未来"
在台北市南端,公馆捷运站后身的山上,有一个颇具历史的社区。曾经那里是军事要塞,现在则变成了层叠在一起的灰墙红砖的老房子。因为坐落在山头上,所以这里要比周边高上80米左右;沿着崎岖的台阶上去,满眼看到的多是墙壁上的涂鸦和奇奇怪怪的雕塑。这里就是台北的宝藏岩。它最初的建设者心中构想的未来城市的样子。


" 早期的命运:军事设施"
1-dCiDhXdIqHqZIng_CZpicA宝藏岩最初是日本侵略军在台湾建造的防空设施。日本投降之后,该地区的主权转交给了国民党。在国共内战期间,国民党曾把它用作对抗中共空袭台湾的壁垒,尽管这预想中的空袭并没有发生。


" 士兵们结婚生子,昔日的军事掩体变家园"
预想中的空袭没有来临,多年之后,驻守在宝藏岩的官兵不少都在附近讨了老婆,生了孩子。这是他们越来越多的发现,这个用于军事安防的掩体性质建筑群并不适合生活。


" 台北城兴建,宝藏岩日益没落"
国民党政府最终意识到宝藏岩已经失去了军事防御的作用,于是下令驻守士兵们带着安置在此的武器设备转移阵地。然而很多士兵都拒绝离开——这里已经变成了他们的家。随后,一些从大陆过来台湾的退役老兵也到宝藏岩落脚。此时,台北城也在国民党的规划中开始兴建了。选择留下来的老兵不少都处在失业状态,他们不得不去城市捡垃圾,带回宝藏岩变废为宝。1-OcxbdMZceFqzbGGspU3Xuw


" 不入流、不安全:政府打算清散宝藏岩的居民"
随时时代的发展,宝藏岩越来越不入流,越来越像贫民窟。破旧的建筑,而且其中不乏私搭滥建的棚户。宝藏岩的存在,不仅在视觉上很不协调,而且对旁边的台北市区也构成一定程度的安全隐患。2002年,政府判定整个区域的居住区均为非法建筑。政府计划清空该区域后,改造成一个公园。


" 芬兰建筑师:宝藏岩本就是一个优秀的生态系统——不拆除,原地改造"
当政府尝试清散宝藏岩的居民时,阻力便出现了。人们退居山顶的住所,而不愿离开。政府这时候开始尝试破坏宝藏岩不同区域之间连接的桥梁,逼迫居民离开。这时,一位芬兰建筑师Marco Casagrande介入了。市政府在这之前就在与他接触,希望他能够研究一下宝藏岩是否可以改造成一个具有生态功能和现代都市功能的区域。Marco发现,这里其实比一般的城市具有更好的生态系统——宝藏岩的居民们会回收有机废料,他们甚至还会过滤废水以便再利用。于是Marco建议政府暂停遣散居民,而是帮他组织了200人的志愿者队伍,对宝藏岩进行改造。“我们一同改造了这里的农地,重建了房屋之间的通路,等等。”不久之后,媒体发现了这里的变化,纷纷赶来报道,在之后,曾经打算遣散居民的政客们也纷纷过来参观宝藏岩的生态系统。


" 破旧的自建房屋:美其名曰文化艺术群"
即使在Marco的保护下,宝藏岩得以保存,但还是有一个问题:这里的房屋大多是自建房,破旧过时,与旁边的台北城格格不入。Marco想了一个办法:既然这里是自建的,也可以算是一种艺术形态。“市政府雇用我来为台北市打造一个公共艺术地标,其实宝藏岩本身就是。”


" 未来生态城市的样本"
2010年,政府决定将宝藏岩正式命名为“台北艺术村”。艺术家可以申请入驻这里的艺术项目,当地也有导游带游客走进这个崎岖环绕的宝藏之岩。不过这还不够。Marco认为宝藏岩还可以走的更远。1-X2xcNcp0Vg7_k0YR_YIvAg这里良好的生态系统基础可以成为未来生态城市的样本。也许可以把这里改造成一个具有生态功能的现代居住区。对于宝藏岩原生态的坚持,并不是对现代科技的抵制。Marco认为,这里恰恰还需要更多技术手段作为支撑,以便实现它作为“生态城市样本”的使命。


1-It7PSOlsxE4GNVRwaXot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