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我可以阅读完整长文


点击红字可以展开阅读

" 金永焕:研究朝鲜从马克思主义到主体思想"
“我1982年进入大学,那时学运风起云涌。1970年代朴正熙执政时期,学生抵抗已很强烈;之后登场的全斗焕,又非法夺权,使得更多学生参加了要求民主化的运动。”金永焕说道。考进国立汉城大学(首尔大学)公共法律学系后,他受蓬勃的民众运动渲染,开始加入反对军政独裁的示威行列中。 我很积极研读马克思主义,但我认为只靠马克思主义,是无法正确解释朝鲜半岛情势与南北统一问题的,所以也开始研究其他学说,那时就碰到朝鲜主体思想了。


" 主体思想强调对于人类意识所扮演的角色"
金永焕更说道:“我觉得马克思主义过于强调唯物论,相较下,主体思想就对人类意识所扮演的角色,赋予了积极价值。”


" 金永焕眼中的金日成:对主体思想并没有清晰的解释"
金永焕想起了与金日成的对谈过程:“他只是一直提起以前在满州的抗日运动,思考方式还停留在1930、40年代,对主体思想的哲学,也理解不清。”他曾批评,金日成从抗日后过了半世纪,还不知世界如何变化,只是一个“会回忆起灿烂过往而活”的老人。 与金日成的会面,金永焕并未详细著墨。但据后来亡命的前朝鲜心理统战官员张振成在其著作中透露,此时的金日成,早已被儿子金正日架空多年,并无实权。金永焕说:“主体思想并不像马克思主义是一套已完备的理论,我原本期待可以很有兴致地和金日成和学者们,努力把主体思想给完成,但金日成实际上不了解也不关心,我对此是很失望的。”


" 90年代后期,金永焕从亲朝变反朝"
“去朝鲜时,无法跟当地居民见面,真的见成了,也无法自由交谈,无法知道他们实际生活为何。但听到脱北者的说法,各地都有公开处刑、拷问等人权蹂躏的例子发生,特别是还有比纳粹集中营更严重的政治犯收容所,镇压宗教自由等问题。我最终在1996年,决定开始朝鲜人权运动。”


" 金永焕想做的:启发朝鲜境内的自主革命"
开始否定自己原先信仰的金永焕,随后赴中国,以东北地区为基地,从事支援对北运动。除转介让脱北者来到韩国,他还得在当地说服往返中朝人士,加入行列。金永焕必须积极朝朝鲜内部布线,获得包括米价、交通与民生动态等情报,以作为战略参考依据。 更进一步,金永焕的团队得试图与脱北者及朝鲜留学生接触,拢络并培训他们返回境内从事包括散播反体制宣传物、建立各地联络网等工作,让内部民众能接触到外部资讯,促进百姓对政权产生动摇意念。金永焕想做的,是启发朝鲜境内能吹起自主革命的风潮。


" 和金永焕同阵营人士:河泰庆、李石基"
90年代后期,在亲闻朝鲜饥荒与当局蹂躏人权的实况后,金永焕逐渐把活动重心移转至推动朝鲜发生改变的反体制运动上,这是他的人生迈向政治光谱另一端的开始。“运动转向”后,有人出现和金永焕一样的理念更迭,也有同圈子的人,站在价值对立的位置,持续活动。同样出身国立汉城大学,与金永焕一起被归类为“主体思想派”,因参加亲北统一运动而在91年被捕入狱的学运领袖河泰庆,在亲身接触饱受饥饿酷刑的脱北者而受冲击后,投身参与向朝鲜境内传播自由世界消息的电波广播事业。他在2012年代表执政党出马角逐国会议员,并顺利当选。而3年前被揭发“策反革命组织”、“内乱阴谋”而引发韩国与国际社会轩然大波的前国会议员李石基,90年代中期,也加入民革党活动。金永焕退出运作后,民革党的亲北地下工作在1999年曝光,李石基随后被判刑,金永焕也受牵连,但他证明自己思想已出现转变,而未获处罚。


" 金永焕的青年时期:韩国本土政治运动时代"
金永焕的人生,活动于政治光谱的两个极端。青少年时期献身于反对军政独裁的学运抗争中。1979年末,在执政15年的军事强人朴正熙遇刺后,韩国遭遇了少将全斗焕发动政变。原本反对阵营支持群众寄望美国将出手干预,制止军人横行,但美国却选择在背后观望与默许。当年,反对派领袖金大中(1997年当选总统)的故乡光州,发生要求民主化的示威,遭全斗焕派遣特战部队镇压屠杀,“光州事件”成为韩国现代民主化运动的滥觞。


" 韩国光州事件引起韩国学生的反美热潮"
至1985年,韩国的反美思想,仍只是单纯要求美国应为光州事件道歉;但受限于社会受到政府严控,出现“反美等同于赤色份子”的氛围,学生开始将“反帝直斗论”予以理论化,更直接地对“禁忌”下战帖,“就算被称作赤色份子又怎样”的修辞,开始在运动圈中扩散。此时学运圈兴起民族主义意识,批评美国是造成南朝鲜分裂且无法实践民族自主统一的元凶,认为韩国已成美帝殖民地。朴正熙到全斗焕政权所标榜的反共政策与高压统治,激起反效果,加上当时资讯流通不全,鲜有人知朝鲜内况,不少韩国示威学生对马列与共产主义产生憧憬,产生“反美亲北”的倾向。


" 金永焕:看待朝鲜不应分左右"
30年来的思想转变,使金永焕被指责为“变节者”或“背叛者”,他说道:“如今,我常受到很多思想偏向进步派人士的排挤抵制,他们不想听我说的话。我想还是得克服偏见,厘清我们共通的价值。为实现这样的价值,如果大家都能敞开心胸交谈就好了。”“标榜‘进步’价值者,不都很重视人权吗?我觉得若是真挚的进步主义者,该对朝鲜人权议题,抱持高度关心,对改善朝鲜人权状况,也应做出努力不是吗?”在被问及如何吸引进步阵营支持者,认同与实践理想时,金永焕反论道。“在这样的层次下,就不应区分左右理念,而是该站在纯粹的人权观点讨论朝鲜问题。虽然同意我这样说法的人不多,但我觉得有必要积极说服他们。”


" 金永焕的中国立场:韩国若与中国关系恶化不会有好处"
“在让朝鲜内部产生‘革命性’变化的过程里,中国的角色相当重要。我们并非‘亲中派’,而是采取‘(韩国)跟中国的关系若恶化,不会有任何好处’的姿态,作为对中国的立场。”金永焕在书中如是说,“中国就算没能让朝鲜兴盛起来,也有充分能力让朝鲜‘倒不掉’,这对以政权轮替作为目标的朝鲜民主化运动来说,是致命绊脚石。”他在书中提及。


d21b0ef41bd5ad6e74907f7f81cb39dbb6fd3c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