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红字可以展开阅读


" 自私的基因:科学界‘驰名商标’50年"
54c0b89aNc2d53b3e20世纪60年代中叶,生物学界发生了一场革命,引领这场革命的主要有两个人:乔治·威廉姆斯(George Williams)和威廉·汉密尔顿(William Hamilton)。这场革命经过理查德·道金斯贴上“自私的基因”这个标签后变得广为人知,其核心理念是:单个个体不会持之以恒地为团体、家庭甚至自身利益而无私奉献。他们只会持之以恒地去做对自身基因有利的事情,因为他们无一例外都是遵循此道者的后代。你的祖先没有一人守贞以终老。


" 为了部落?别逗了:基因的利益和个体的利益关系时好时坏"
基因利益通常和个体利益相一致。但也有例外,鲑鱼会奋力产卵而死,蜜蜂蜇了其他生物后自己也会丧生。基因的利益常要求一个生物为了后代的好处而甘于奉献——但也不全是这样,鸟儿在食物短缺时宁愿舍弃自己的幼雏,母猩猩会毫不留情地给嗷嗷待哺的小猩猩断奶。有时候这意味着为了其他亲属的利益而甘愿出力,例如蚂蚁和狼会帮助它们的姐妹繁殖。偶尔,基因的利益意味着为了更大的集体做出奉献,如麝香公牛为了保护小牛崽而并肩抵御狼群。有时候它意味着让其他生物做出对其自身不利的事情,如感冒病菌让你咳嗽,沙门氏菌让你腹泻。但始终无一例外的是,生物甘心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增加自身基因的存活率或基因复制的成功率。威廉姆斯以他特有的直率指出了这一点:“通常情况下,当一个现代生物学家看到一个动物为其他动物做贡献时,他就会猜测要么它是受到控制不得不为,要么它就是非常狡猾地假公济私。


" 无私勤劳的工蚁?你想多了,利益交换而已"
各种透过个体或者族类的棱镜看起来显得扑朔迷离的行为,一旦透过基因聚焦的棱镜来看,瞬间就变得豁然开朗。尤其是,正如汉密尔顿得意洋洋地展示的那样,那些群居性的昆虫,通过帮助自己的姐妹繁殖,比起自己努力繁殖而言,反而在后代族群中留下了更多自身基因的复制品。因此,从基因的角度来看,工蚁那种惊人的奉献其实完全是赤裸裸的自私行为。而蚂蚁王国里那种无私的合作也不过是个幻象:为了让自己的基因能够永远延续下去,每一只工蚁都在努力拼搏,通过自己的兄弟姐妹,也就是蚁后的皇族后代,而不用通过自己的后代来延续基因,但工蚁这样做,其基因方面的自私和人类挤开自己的对手以爬上公司的更高职位并无二致。


" 汉密尔顿的读者:反对其理论,自学遗传学,最终却得到和他相同结论,即基因是自私的"
对汉密尔顿的一个读者来说,自私的基因这一想法给他带来了悲剧性的结果。乔治.普赖斯(George Price)自学遗传学,就是为了反驳哈密尔顿那可怕的结论,即利他主义不过是基因的自私行为,但结果他却证明这个结论完全正确,不容置疑。实际上,他甚至改进了其中的代数部分,对进一步完善这一理论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这两个人开始合作研究,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普赖斯的情绪变得极不稳定,他转向宗教寻求安慰,最终将自己的所有财产都捐给了穷人,在伦敦一间空旷而又寒冷的房子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留下来的不多的遗物里,还有汉密尔顿写给他的几封信。


2013051514522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