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红字可以展开阅读


" 美国最近三次经济衰退都伴随着腐败丑闻"
rBEhUlJvT5oIAAAAAAIPswjyDHEAAEuXwG7FsQAAg_L291美国最近三次经济衰退分别是1990年7月至1991年3月的衰退、2001年3月至2001年11月的衰退以及自2007年12月开始的经济衰退。这三次衰退都牵扯到了腐败丑闻,而且腐败丑闻还加剧了衰退的严重程度。因此,让我们逐个案例地分析腐败及腐败的小伙计——欺诈在这三次衰退中所起的作用。从这些案例腐败丑闻总是相当复杂的,但也是相当简单的。说复杂,是因为参与人总是设法用复杂的手段来掩盖他们的违规之举,说简单,是因为它们总是违背一些基本的、有关合理合法挣钱的会计原则。


" 储贷协会和1991年的经济衰退:管钱的人可能很危险"
所有的上市公司实际上都在从事管理他人钱财的工作,因此,公司管理人员总是有机会中饱私囊,然后逃之夭夭。但是,这种机会的大小是不一样的。当机会大时,我们就能观察到它给整个经济带来的后果。储贷协会危机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虽然它不一定是导致1990——1991年美国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第一次伊拉克战争前后的油价高涨可能是更为重要的一个因素),但也是诱因之一。


" 美国政府放松对储贷协会的监管:潘多拉魔盒打开了"
在美国,储贷协会像银行一样主要提供抵押贷款。1982年的《高恩–圣杰曼储蓄机构法》对储贷协会放松监管之后,储贷危机开始显现。该法律允许储贷协会大肆发放贷款,同时让政府为储贷协会吸纳的存款作担保。如果有人发放有问题的贷款,灾难就不可避免。放松监管为腐败创造了机会,某些储贷协会很快就抓住了这个机会,它们发放了许多不良贷款,随后破产。


" 做假账有利可图,事情败露有政府背锅,何乐不为?"
会计造假的可能性总是存在,因为低资本金企业的所有者或管理人员发现,通过私下交易抽走资金,比继续经营、生产人们所需要的某种产品或提供服务更加有利可图。储贷协会就是一个特别容易滋生会计造假的对象,因为政府把自己搞成了替罪羊。由于政府发起成立了存款保险,储贷协会的债权人(即存款人)无须关心这些机构的信誉。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政府会背黑锅。政府也确实背了高达1400亿美元的黑锅。


" 安然事件和 2001年的经济倒退"
2001年的经济衰退通常被归咎于20世纪90年代股票市场的暴涨。但是,此次衰退有多方面的原因,股票市场暴涨及随后的市场下跌也有多种原因,其中就包括几起臭名昭著的公司腐败案,而最著名的莫过于安然公司案。


" 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空子:把未来的成本,变成今天的利润"
曾任麦肯锡咨询顾问的杰弗里.斯基林发现了一种能让安然在短期获得巨额利润的办法。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新规定(大体上是应安然自身的要求),销售和购买天然气的长期合同应该采用按市值计价的会计核算法。也就是说,在记录这些合同时,企业可以将合同有效期内的未来预期收益流作为当期利润(当然,会根据未来收到这些收益的日期进行恰当的贴现)。只要略加思索就可以知道,这样的规定会怎样被系统性地滥用。在这些合同中,天然气的未来售价是固定的或者接近于固定的。要想高估当期利润,安然只需要低估未来的收购价格便可。而且,安然的企业文化给这样的行为提供了所有可能的便利和激励。那些从事获利交易的人,则获得了期权和其他丰厚的回报。


" 不考虑实情,纯粹延续账面上的虚假利润"
安然的会计利用按市值计价的会计准则,根据合同签署时设定的预设成本来核算这些项目的利润。只要这些项目还在账上,就可以录入预期利润。尽管项目可能遭受重创,而且,即便按照最乐观的预期,正式发电尚需数年,但参与这些项目建设的人都相应得到了报酬。这些项目入账的金额巨大,安然从中录入了巨额的当期利润。当安然公司无法在会计报表上处理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利润时,令人奇怪的是,安然公司非但没有设法修正超额的利润,相反,它仍然利用虚增利润的策略,延续利润神话,这终于引起了华尔街的注意。


" 虚增利润被揭穿,用影子公司打掩护:各方为了自保,谁也不说破"
虚增利润的合法手段很快就用光了,随后,安然转向了非法的会计操纵,这种会计操纵相当于一部创造利润的永动机。安然的首席财务官安德鲁.法斯托意识到,如果他能设立一家控股公司,让它以高价购买安然公司的资产的话,安然就可以把资产出售价同资产账面价之间的差额记为利润。那些负责向影子公司提供贷款的人也在干着类似安然公司高管干过的那些勾当。他们从贷款和提供给安然的顾问服务中获得大量酬金。他们或许也担心安然会在某一天倒闭,因为这样的话,高回报的把戏就会结束,但毕竟承担损失的是其他人。为安然提供会计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也不会告发安然,他们担心,如果揭发了安然的勾当,就会丢掉安然提供给他们的报酬丰厚的顾问合同。这是另一笔私下交易。经济学家可能会把这种情况描述为一种均衡,即每个人都寻求自身利益,但是,公众花了钱,却买了假冒伪劣的产品。这种均衡对所有相关者来说,决不是互利的。2001年的这场经济衰退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据。


" 次级抵押贷款和2007年危机:在房产泡沫的顶端放一根针"
20世纪90年代后期至2006年,美国的房价暴涨,特别是在波士顿、拉斯韦加斯、洛杉矶、迈阿密和华盛顿特区。这个房价泡沫一直伴随着次级抵押贷款的大幅增加而膨胀,次级抵押贷款从占抵押贷款市场的区区5%上升到接近20%,达到6250亿美元。次级抵押贷款变成了一个规模庞大但并未受到恰当监管的新行业。它们取代了政府向低收入借款人提供贷款的计划,而政府负责此计划的是联邦住房管理局和退伍军人管理局。在里根时代尊崇私人市场作用的理念影响下,为保护房主利益而受到高度监管的政府计划逐渐萎缩,而以高利率或可调整利率提供类似服务的私人公司则蓬勃发展。


" 贷款者风险评估为何重要:大量高风险次贷发给贫穷、教育程度低的底层民众,必然要出事"
不幸的是,许多次级贷款人发放了并不适合借款人的抵押贷款。他们大张旗鼓地宣传其较低的初始月供,掩盖了房主在将来难以支付较高利率的事实。贷款人成功地向那些财务状况最脆弱、受教育程度最低、消息最不灵通的人发放贷款。尽管这种放贷行为本来可能并不违法,但我们认为,一些更恶名昭彰的放贷行为绝对称得上腐败。


" 分块出售抵押贷款更容易获利,而且更容易混个高评级"
金融市场发现,抵押贷款是有可能分块出售的,正如聪明的杂货店主发现,他们把鸡切块卖可以赚更多钱一样。这些抵押贷款的最终持有人并不是抵押贷款的发起人,通常,这些持有人并不会去调查投资组合中任何单笔抵押贷款的质量。他们同数量众多的其他买家分享收益,共担风险。但是,如果抵押贷款,或者至少是高风险的次级抵押贷款,具有很高的风险,人们自然就会产生疑问:谁会买它们呢?事实表明,一旦抵押贷款被打包,金融奇迹就会发生。它们被拿给评级机构,评级机构通常会为其大开绿灯。次级抵押贷款包被给予十分高的评级:80%为AAA级,95%为A或A以上的评级。事实上,由于获得的评级很高,这些资产包会被银行控股公司、货币市场基金、保险公司甚至是以前从不单独接触任何这类抵押贷款的托管银行买走。


QQ201606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