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红字可以展开阅读


" 美国学院派写了一篇纯学术论文,然后理所当然被袁世凯拿来称帝用了……"
20140221141019_5468当古德诺于1915年7月第二次来华时,正值中、日“二十一条”交涉完全结束,袁政府大难不死,外患稍纾,喘息方定,乃又回头为内政国体重做旧梦之时。当初曾力主中央集权的古德诺顾问,既然适时归来,袁世凯乃纡尊降贵,请古顾问就世界各国现时所采共和政体与帝制政体之优劣作出评价,以为袁氏本人以及中国推行宪政前途之参考。这本是古氏在二次来华之前早有心理准备的“暑期作业”,因此此次回来正好要交上这一份评价的作业。古氏这件备忘录是专为雇主袁世凯撰写的密件,仅供袁氏个人参考的。不过,此文后来竟为袁党汉译为《共和与君主论》,文中强调君主制优于共和制,并与全国广为宣传,这时它就变成杨度等人所组织的推行帝制的筹安会的“圣经”了。后来袁氏帝制不成,身败名裂而死,遗臭后世,古氏因之也颇蒙恶名,有人甚至怀疑他受贿执笔,使古老头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他本来在美国政坛也是宦途似锦,竟因此一败笔,而前功尽弃。原来在古氏出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之时,声望之隆,原不在普林斯顿大学校长威尔逊之下,共和党固有意提名古德诺为总统候选人,与威尔逊一争高下也。不幸古校长竟因助袁称帝之嫌疑被黜,使他含恨终生,也真是无妄之灾。


" 古德诺到底说了什么?如果『真的』搞不好共和制,那还不如称帝来得实在"
1c950a7b02087bf4d64927fcf0d3572c11dfcf7a古德诺说,一个国家如果搞共和政体画虎不成,与其实行个人独裁的寡头政权,倒不如干脆实行帝王专政来的安稳。因为搞帝王专政还有个老香火、老法统可依法行事,老王驾崩,自有小王按老法统和平接班;不像个人专制的寡头政权,一旦老寡头死了,众多小头必须大打出手才能接班。所以古德诺说与其画虎不成搞假共和,倒不如干脆开倒车,搞真帝制。因为承继式的寡头政治(hereditary autocracy,帝王专制),远比非承继式的寡头政治(non-hereditary autocracy,个人独裁制)要高明得多。在古德诺看来,帝制、共和原是半斤八两。不存在共和一定优于帝制,只是适合的情况不同罢了。按当时中国的教育、文化和政治、社会各种条件,应该以君主立宪为宜。若行共和政体,则应加行政部门的权力,立法部门应以现代前期英国的一院制和限制代表(limited representation)为宜。因为中国当时尚无进行普选的条件,国会议员应从可选代表的少数儒士和商界团体中选举出来。不过古氏对袁世凯作上述分析时,他也保留了个“但是”:那就是这个反转型政体(从个人独裁,立正向后转,再来搞帝王专制)必须:一,要全民认可,不得稍有反对的动乱出现;二,列强,尤其是日本,对中国的反转型政体没异议;三,要真正落实君主立宪的具体计划。三者缺一不可。


" 美国:有共和基因,地广人稀全民教育资源丰富,才成就了稳定的共和政体"
以共和政体(republicanism)来说吧,百余年来之大国,行之最有效者,实只美、法二国而已。美国立国之初,其志只在独立,本无一定实行共和政体的初衷。只因多为海外移民,侨民之间缺少能够统领全族,具有历史传统的皇族。加上美利坚的开国国父都是拥有深厚英伦议会传统之人,而且开国元勋华盛顿未尝生子,即使是黄袍加身,登基为北美王国之乔治一世,亦无美王乔治二世可传。所以对美国而言,坚持共和制而非帝制,其实是偶然大于必然。此外,北美地旷人稀,生活条件优厚,教育发达,民智大开,人民视参政为义务,因而共和制才在美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但这一切并不能说明,共和制就比帝制优越。


" 法国:没有共和基因,因而被复辟折腾好几次,通过惨痛的革命最终学会怎么玩转共和制"
再看法国。法国革命(1789)直承美国革命(1776、1784)的余波,本来是醉心于自由民主,可是法国确实没有议会政治的传统,人民对共和政体很难适应,亦可说共和政体不适合法国国情。所以后来拿破仑称帝。直到1848年革命再起,建立第二共和,可是共和制的统治力不足,原革命将领、老拿破仑的侄子竟背叛共和,恢复帝制。直至1870年之普法战争,首都巴黎陷敌,帝国崩溃,法国人所建立的第三共和才延续至今。法国人着实是交足了共和政体的惨痛“学费”,才走到今天,而不是一蹴而就。


" 拉美:把共和搞成独裁;不过都是独裁,继承制的独裁相对优于非继承制独裁"
受美、法共和政体之影响,拉丁美洲的西班牙、葡萄牙两国殖民地,纷纷摆脱两国统治而独立,建立墨西哥、阿根廷、秘鲁、巴西等共和国。然而南美诸国缺乏美、法两国的文化教育和社会经济等共和政体所必需的条件,因此画虎不成,共和政体竟相继变成寡头独裁政权。纵观这几国的独裁政权,如有深具统治能力的强人统治,有时亦可相安数年至数十年之久,如果这个强人过世,因为没有固定继承人,则往往群雄并起,争夺政权,就会弄得全国大乱。


" 英国:克伦威尔共和不成,最后演化成君主立宪"
古德诺教授曾举出英国历史上的实例:搞废除帝制、建立“民国”,英国实在是天下第一。远在17世纪中叶,英国就发生过一次“辛亥革命”。那位领导武装斗争的“英国黎元洪”,名字叫作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1599-1658)。克伦威尔的革命军不但一举把英王查理一世废掉了,他们还把他拖出来加以公审、定罪,然后砍头。砍掉国王脑袋之后,他们就建立起大英共和国,并公举克伦威尔做大英共和国的总统,那时的正式名称叫作监国(Protector)。克伦威尔在大英共和国里当了9年总统(1649-1658),年老多病去日无多之时,却没个接班人。克伦威尔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民选的总统。总统死了,如何确定接班人,历史上却找不到例子。克伦威尔想扶植自己的儿子力次尔(Richard Cromwell,1626-1712,译名用民初原译)继任总统,谁知他颇无能耐,还未上位便被轰下来了。但是偌大的英国不能一日无主呀!国会内的老议员们,认为共和不合大英国情,还是复辟的好。经国会提议,全国同声说好,他们就把已废太子找回来做英王查理二世。大英共和国也就再度变成大英帝国了,以迄于今。


23388984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