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我可以阅读完整长文


点击红字可以展开阅读

" 马家辉:为了这小说,我填表想加入黑社会,但被拒绝,超龄也。"
0e4d7ea5216e4db8a58df725c3de210b这几年,香港作家、学者马家辉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他在写长篇小说。到今年初,马家辉说,小说写完了,但还要继续写下去,没时间再浪费在其他事情上了。本月,写了几十年专栏和时评的马家辉首部长篇小说《龙头凤尾》将出版。在《龙头凤尾》中,马家辉以第一人称方式描述父祖辈的江湖传说,故事从广州茂名的哨牙炳在1936年时来到香港说起,一直写到香港沦陷时期。马家辉在他的脸书上说,“为了这小说,我填表想加入黑社会,但被拒绝,超龄也。”


" 用生殖器开篇的历史小说:见证曲折的香港"
8792848308343“宾周”是港粤俗语,指的是男性生殖器。这样的词汇粗鄙不文,却是马家辉小说《龙头凤尾》的当头棒喝。这部小说叙述二次大战香港沦陷始末,然而马家辉进入历史现场的方法着实令人吃惊。叙事者马家辉开始就写外祖父大啖牛宾周,以及江湖老大金盆洗捻,红粉相好争相握住他的那话儿深情道别。如果读者觉得有碍观瞻,好戏还在后头。香港历史如何与宾周发生关联?《龙头凤尾》写得荤腥不忌,堪称近年香港文学异军突起之作。作者马家辉是香港文化名人,除了社会学教授本业外,也积极参与公共事务,行有余力,更从事专栏写作。《龙头凤尾》是他第一部长篇小说。这个时代资讯如此轻薄快短,写作长篇本身就是一种立场的宣誓,何况马家辉有备而来:他要为香港写下自己的见证。马家辉显然认为香港历史驳杂曲折,难以套用所谓“大河小说”或“史诗叙事”的公式;他也无意重拾后现代的牙慧,以颠覆戏弄为能事。香港是他生长于斯的所在,有太多不能已于言者的感情,必须用最独特的方式来述说。《龙头凤尾》回顾香港沦陷一页痛史,这段历史却被嵌入一个黑社会故事。主要人物不是男盗就是女娼,他们在乱世各凭本事,创造传奇。但又有什么传奇比洪门堂口老大和殖民地英国情报官发展出一段倾城加断背之恋更不可思议?


" 《龙头凤尾》书名的典故"
《龙头凤尾》书名典出牌九赌博的一种砌牌、发牌方法,由此马家辉发展出层层隐喻:政治角力此起彼落,江湖斗争刚柔互克,禁色之爱见首不见尾。命运的轮盘哗哗转着,欲望的游戏一开动就难以收拾,历史的赌局从来不按牌理出牌。在一切吆五喝六的喧闹后,一股寒凉之气扑面而来。


" 横跨1936-1943年的香港历史"
《龙头凤尾》的故事从一九三六年底发展到一九四三年春,这段时期香港经历天翻地覆的变化。抗战前夕香港已经是各种势力的角逐所在,岭南军阀从陈济棠到余汉谋莫不以此为退身之处,青帮洪门觊觎岛上娼睹行业,英国殖民政权居高临下,坐收渔利。抗战爆发,香港局势急转直下,不仅难民蜂拥而至,国民党、共产党、汪精卫集团也在此展开斗法。更重要的是英国殖民政权面临日本帝国侵袭,危机一触即发。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本军队突袭香港,英军不堪一击,只能做困兽之斗。十二月二十五日,日军攻陷香港,殖民地总督杨慕琦(Mark Aitchison Young)代表英国在九龙半岛酒店投降。香港成为日本占领区,矶谷廉介成为首任总督。以后的三年八个月想香港历经高压统治,经济民生备受摧残。


" 马家辉的脉络:历史转折、白描江湖、情山欲海"
_z2UyO0gGIGLs3ctHTeD5Q七十多年以后马家辉回顾这段香港史,想来深有感触。但他处理的方式却出人意表:“龙头凤尾”似乎也点出他的叙事策略。这就谈到小说的主人公陆南才。陆出身广东茂名河石镇,本业木匠,除了手艺,身无长项。但命运的摆布由不得人,他离开家乡,加入“南天王”陈济棠的部队,从此改变人生。军队生活只教会他吃喝嫖赌,终使他走投无路,只有偷渡香港。但谁能料到几年之后,这个来自广东乡下的混混摇身一变,成为洪门“孙兴社”的掌门人。故事这才真正开始。马家辉仔细叙述陆南才如何由拉洋车的苦力开始,一步一步和赌场、妓院、以及殖民势力结缘,最后成为黑帮龙头。然而龙头的故事还有“凤尾”的一半。原来陆南才厕身赌场妓院,对声色却另有所钟,他喜欢男人,而且是洋人。陆南才拉洋车时候邂逅殖民地情报官张迪臣(Morris Davidson),两人关系从床上发展到床下。陆做了张的线民,张也回报以种种好处。陆成为“孙兴社”老大,张自有他的功劳。至此我们大致看出马家辉处理《龙头凤尾》的脉络。他一方面从江湖会党的角度看待历史转折,一方面白描江湖、历史之外的情山欲海。以往香港写作的情色符号多以女性—尤其妓女—为主 (如《苏丝黄的世界》、《香港三部曲》)。马家辉反其道而行,强调男性之间政治与欲望的纠缠角力才是香港本色。从情场、赌场到战场,宾周的力量如此强硬,甚至排挤了女性在这本小说的位置。


" 外省人初进大城市的迷魅故事"
香港就这样进入陆南才以及读者的眼帘,充满寓言意味。十九世纪斯汤达尔、巴尔扎克小说写尽外省青年来到巴黎,从此陷入现实迷魅的故事。马家辉虽不足以和大师相提并论,却也借陆南才入港写出香港之于岭南的魅惑关系。以渊源而论,陆南才的冒险其实更让我们想起黄谷柳(1908-1977)四十年代的以香港为背景的小说《虾球传》。虾球出身贫民窟,十五岁离家跑江湖,鸡鸣狗盗无所不为。他跟随黑道却屡被出卖,只有好心的妓女施予同情。虾球历经种种考验,最后加入游击队,誓与恶势力抗争。《虾球传》每每被视为香港文学意识的转折点。借此黄谷柳写出香港半下流社会的形形色色,也投射他对左翼革命的憧憬。


" 接香港地气是一种什么体验?港式土话粗话在书中信手拈来"
后革命时代的《龙头凤尾》不论写陆南才传奇或香港历史兴会就暧昧得多。马家辉眼中的香港既是华夷共处的殖民地,也是龙蛇交杂的江湖。是在这样的双重视角下,香港的历史舞台陡然放开。而当内地政争延伸到香港时,情况更为诡谲。陆南才的出身犹如虾球,但他周旋各种势力之间,“力争上游”;他没有国家民族或阶级革命的包袱,有的是盗亦有道的规矩。“皇帝由鬼子做,江湖却依旧是我们的。”他做过英国人的耳目,也勉强听命日本占领者。他参与杜月笙、戴笠的密谋,也主谋刺杀汪精卫亲信林柏生的任务。马家辉糅合历史演义、会党黑幕,狭邪情色等文类,虽未必能面面具到,但善尽了说故事人的本分。他的港式土话粗话信手拈来,在在证明他是个“接地气”的作家。


" 另一个引人瞩目的主题:断背之恋"
20090722174622-1417536654《龙头凤尾》最令人瞩目—或侧目—的部分应是陆南才张迪臣的断背之恋。这两人越过种族、阶级、地域发展出一段宿命因缘,读者可能觉得匪夷所思,马家辉写来却一本正经。惟其如此,我们必须仔细思考他的动机。马笔下的陆南才对同性的渴望其来有自,甚至还牵涉到少年创伤。这类佛洛伊德式安排虽不足为训,要紧的是,借着陆的屈辱与挫折,马家辉意在写出一种总也难以填满的原欲,如何与历史动力相互消长。张迪臣来自苏格兰,老家有妻有子,但东方之珠却彻底解放了他的情欲顾忌。他成为陆南才致命的吸引力。


" 香港和英国之间的爱恨交织"
3057热衷后殖民理论读者不难看出陆张投射了百年香港华人和英国人之间爱恨交织的关系。这关系原是不对等的,甚至是一厢情愿的,但假作真时真亦假,最终谁是主、谁是从,谁是龙、谁是凤,难再分清。小说“龙”、“凤”两部分有着对位式权力交错的安排,不是偶然。然而我认为马家辉的用心有过于此。他更试图借陆张的爱情描写一种道德和政治的二律悖反关系。


" 从马家辉身上,看到张爱玲的影子"
Img420740258我们还记得《倾城之恋》的范柳原、白流苏在战前香港游龙戏凤,正是一对玩弄爱情秘密与背叛的高手。然而如张所言,那场葬送千万人身家性命的战争成全了范、白。他们发现真情的可贵,从而完成倾城之恋。但在马家辉的故事,香港沦陷只暴露了陆南才、张迪臣最后一点信任何其脆弱。当范柳原白流苏在那堵文学史有名的墙下做出今生今世的盟誓时,陆南才展开他最后的背叛。男男版〈色.戒〉隐隐浮现。张爱玲亲历香港沦陷,却借着一个庸俗的爱情故事,写出乱世浮生的虚无和救赎的可能。《倾城之恋》充满反讽,但有着悲悯的基调。战后的范柳原、白流苏真能白头到老么?不可说,不可说。但那是另一个故事了。马家辉未必有意要与张爱玲对话,但祖师奶奶的影响似乎不请自来。借着一个奇情的江湖故事,他回顾香港陆沉,并将感慨提升到抒情层次。


Img42074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