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红字可以展开阅读


" 早在鸦片战争英国人到来之前,香港就已是中华文化之地"
t0177bf301d2718a6ec香港最早的书院是邓符协在锦田创建的力瀛书院,建于宋代。到了清代,由定居者设立的书院、书室计有40多所。这一点已能很好地说明,香港虽处于内地南端,却并非中华文化的化外之地。单说香港岛,那又是什么状况?《穿鼻草约》签订后,大英钦奉全权公使大臣义律率众于1841年1月占领香港岛。当时的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很生气,他本来叫义律在舟山群岛抢一个岛,但义律却自作主张占了香港岛,一个在巴麦尊眼中“几乎了无一屋的荒岛”。这句话后来被不断引用,但我们不要把这句话当真,这是一个英国人用来骂另一个英国人的气话,并不是对事实的描述。英人占领香港岛后,义律做了一件事:下檄安民。为什么要安民?因为当时香港岛已经有5000、7000名居民,并不是荒岛。


" 鸦片战争时,香港可不是什么小渔村"
haote2014031742767有一个常见的说法是,香港在鸦片战争前只是个渔村。这个说法也稍有误导,因为不是只有一个村,而是有很多村或定居点,如石排湾、黄泥涌、鹤嘴、柴湾、大潭、田湾、湾仔、大潭笃、扫杆埔、石澳、薄扶林等,而且不一定是渔村,更不是三家村。有些定居点已经有相当规模,譬如在石排湾,即现在的香港仔一带约有200幢房子,足以促使英人将该地改个他们熟悉的名字叫阿巴甸。一名美国传教士发现赤柱有580户居民,分本地(广府)、客家、鹤佬(福佬、潮州)三系,另有商户145家。不过岛上居民除以捕鱼为业者外,很多是务农的,说不定还有植香树及制香出口的手工业,更有已形成市集的小镇和贸易港口,如赤柱、筲箕湾、石排湾。我们以前常以“开埠”来说殖民地的开始,这个说法有点儿以英国殖民者的眼光来看香港。其实在鸦片战争前,香港已经是个中式的埠。这包括水域里的海盗。当时一些在赤柱、石排湾、鸭_洲、铜锣湾等地的庙宇,都藏有18世纪的钟鼎,显示它们的建立已有一段日子。


" 英国的殖民港口不是干儿子只是奴仆:一定程度上保护了香港的传统社会风貌"
对一些港口殖民地,如直布罗陀、马耳他、塞浦路斯、海峡定居点(槟城、马六甲、新加坡等)及香港,英国殖民者的手法有类似之处:这些殖民地都是海军基地,有的也是做贸易转口的自由港,目的是借以跟大陆腹地做买卖或掠夺资源,本身既不是重点殖民之地,也不是原料或作物产地,或英国工业制成品的消费市场。同时,英国式殖民主义不觉得有责任把殖民地居民纳为英国公民,所以英国人并没有很强的同化(英化)当地人的意愿。因此,港口殖民地的管治者就没必要去改造当地社会肌理和居民行为,结果当地社会文化因为被忽略反而得以延续,并因为是自由港,遂出现多元文化并存及国际化,即今人所说的多元文化主义局面。


" 自由殖民港:汉语教育从没有停止过"
早期殖民地政府及洋教会也办西式学堂,如从马六甲搬到香港的英华书院,从广州来的摩利臣书院及圣保禄书院、圣保罗书院、圣约瑟书院、嘉诺撒圣心书院、拔萃女校、中央书院(皇仁书院)等,造就了双语的精英阶层。同时,殖民地政府在1847年已开始选择性地资助一些本地华人学校。另外华人私校也迅速发展,到20世纪初有300多家私校。汉语教育在香港从没有中断过。在19世纪,这个法治自由港曾出版过13种语言的刊物,包括欧洲文、亚洲文,甚至藏文刊物,中文报刊更不用说。在明治维新前,日本官方固定翻译香港中外文报刊以作参考。


" 英国人为了防范内地新文化风潮,甚至主动提倡传统国学"
20世纪20年代,一个反讽现象在香港发生:殖民地政府竟主动提倡中国国学!当时的中国内地,经过了晚清的自强、变法、维新、君主立宪、革命,到民国的新文化运动、白话文运动、五四运动,正在翻天覆地地批判传统、引进西学——一部分是通过香港、日本这些已经相对现代化的地区作为中介。香港本身也发生了省港工人大罢工等多次罢工事件。这时候殖民地政府却想与前代的遗老遗少联手反对白话文,并提倡振兴国粹、整理国故,好像在说:你们可以学殖民地宗主国的文化,也可以发扬中国固有文化,但你们不要去追随掺和了西方文化的民国新文化。自从1920年国民政府颁令使用白话文后,上海、北京的报刊以及小说都很少使用文言文了,但是在香港,到了1929年,坊间的通俗言情小说、神怪小说以及色情小说仍普遍用文言文来撰写。现居香港的内地学者黄子平作过总结:香港的“文言写作未如内地一般受到新文艺的毁灭性打击”。黄子平还指出:香港文人的旧体文艺唱和之风延续到20世纪50年代以后。香港大学中文系创办之初,也是请前朝太史、秀才讲经,要到1935年许地山及其继任者陈寅恪等南来掌系后才有所改变。


" 文言、白话、广东方言:『三及第』文体是香港文风最好的体现"
iss77_03我年轻时看香港的武侠小说或杨天成的色情小说,学到很多成语及文言文风,另外也能毫无障碍、很过瘾地看高雄(三苏)的“三及第”都市小说及趣怪评论。“三及第”,是文言、白话、广东方言的统称。直到今天,我的印象是香港人在书面语的写作方面,文言文的痕迹仍明显多过同代内地人的写作。文言句法、成语及“三及第”文体可说是香港人书写时的集体无意识。这里想突出的是,中国传统文化在香港既没有被殖民政府有系统地改造,也没有经历与内地同等程度的新文化运动及1949年前后由国家带动的大力清洗。


" 在100多年前,对比其他华人地区,香港可谓名副其实的『法治城市』"
QQ20160727-0殖民地的首任按察司即检察长休姆说,香港华人最大的特权是公平享受英国法律。这是香港式法治的开始。其实并不是完全公平,华人判刑一般比欧洲人重,另外打藤体罚的笞刑一般也只施及华人。不过,相对于当时的中国内地,香港的法治还是被肯定的。清廷出使海外的名臣如刘锡鸿、张德彝、郭嵩焘都到过香港,见证了殖民地法治,并特别赞扬香港的监狱——不用说,以今天的眼光看,当时的法治、当时的监狱,都是有所不足的。法治的自由港,这个传统可以说是在殖民地早期就建立起来的。另外还有一个早期定下来的政策影响深远,就是华人可以自由地进出香港与内地,不管他是否是香港原居民。以后香港社会的变化,都可以跟人口的涨潮退潮——多少内地人移入香港,多少居民移离香港——拉上关系。


t0177bf301d2718a6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