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红字可以展开阅读


" 1901-1921:广东的不稳定局势促进了香港人口的增长"
u=3374222243,1097573594&fm=21&gp=0殖民地成立后,早年人口增长不算快,1847年才23000多人。1854年太平军逼近广州,香港人口才跳跃增长,到1860年为90000人,1856年九龙半岛被英国人占据后纳入了当地的120000人,而到了1901年连新界在内人口才只有281000人。不过从1901年到1921年,香港人口倍增至610000人,大概是跟那20年间内地特别是广东地区一再出现不稳定局面有关。


" 1937:抗日战争爆发后,进入香港的外省人(广东省以外的人)大量增加"
到1937年,香港已是个拥有100万人口的广东人移民城市。香港的工业从19世纪起步,到20世纪30年代已颇具规模,而本地粤语创意产业也相当兴旺。粤剧团自称省港剧团,港产粤语及潮州语电影还推广到广东和南洋、北美侨社。这里要强调的是,到1949年前,香港与广东在文化上是一体的,所谓省港就在这时候,1937年,内地出现了比前30年更大的动荡——抗日战争爆发,广东地区沦陷,1937年至1941年的四年间,香港人口增至160多万。香港的吸引力在全国范围内大增。作家萨空了写道:上海人到港十几万。香港第一次有这么多广东以外的“外省人”。这也是张爱玲小说《倾城之恋》里,徐太太对住在上海租界孤岛的白家所说:“这两年,上海人在香港,真可以说是人才济济。”


" 1943:香港离回归中国就差一个丘吉尔的身位"
0BD388D7E64A5E1B3FE57122BC581743根据1941年英国与美国签署的《大西洋宪章》的反帝国主义原则,美国总统罗斯福在1942年曾取得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同意,战后将香港交还给中国。蒋介石知道后,在日记上写道:总理孙中山革命毕生奋斗最大的目标,现竟得由我亲手达成。但是丘吉尔很快就反悔。在1943年的开罗会议上,蒋介石与丘吉尔为此闹得不愉快。开罗会议在香港问题上没有定论,但中英双方的意图却明确了。后来丘吉尔还说了重话:想把香港从大英帝国分离出去,得在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 1945:由于对港形势误判,以及东北地区形势,国民政府放弃夺港"
U10574P1488DT20140703172455日本宣布投降后,尚在香港集中营的英人很自觉,立即向日治当局要求接收香港。而在菲律宾的英国太平洋舰队也在日本投降当日派海军特遣舰全速开往香港,完全不顾盟军的协定,即中国战区的日方要向以蒋介石为首的中国政府投降。当时,蒋介石装备精良的新一军及第二方面军的第13军,也到了广东的宝安县(现深圳市)。如果国军比英军更早登陆香港岛,历史大概要改写。可是,最支持中国收回香港的罗斯福总统已去世,杜鲁门总统改为支持英军占领香港,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还告诉蒋介石,英军是不惜一战的。蒋介石终于不敢收回香港,可能因为形势所迫,而他要顾虑的事情太多,包括比香港大很多的东北被苏联军队占领这种影响中国大局的事。


" 1945:夹在英国和国民政府之间的共产党:选择谈判而非武装抗争"
1E9C1A858E9543687A4FA6CF2EA97668太平洋战争期间,共产党的东江纵队曾英勇抗日。在战争结束那刻,这支纵队应是除日方之外在香港及东江地区最有组织的武装力量。不过当时共产党尚未成为整个中国的合法政府,夹在英军与国军之间,共产党就算从日方手中接收了香港也还是要再交出去。当时,共产党选择了跟英方谈判。根据中共党史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中共党史资料》,当时中共中央指示中共南方局广东区委,派谭天度为代表,与港督代表进行谈判,达成了九点协议,包括英方承认中共在港的合法地位,同意中共在港建立半公开的各种机构,允许中共人员在港居住、往来、募捐、出版报刊、成立电台,条件是中共武装要撤出香港。这等于接受英国在香港重建殖民地。大概是有了这个默契,毛泽东于1946年在延安对英国记者说,共产党现在不打算立即提出收回香港的要求。到1948年共产党在内地已胜利在望的时候,香港新华社的乔冠华再次告诉殖民地政府,共产党不会收回香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英国是最早承认中国新政权的西方国家。


" 1945:港人觉得,和日本军国主义相比,英国殖民者显然更好一点"
1945年香港再次被英国人占领。1841年英人未经中国政府同意占领港岛,1856年未经中国政府同意占领九龙半岛,1898年租借了新界和离岛,但用了10个月才占领。1941年日本人从英国人手中抢占香港,1945年英国人可以说又是未经中国政府同意占领香港。香港的中文媒体一般称日本统治的结束为香港的“重光”,这真是对英国殖民者的恭维,因为大家都认为英国殖民者比日本军国主义者好。


" 1949:对内地新形势的看衰促成了新一批香港移民潮"
a36326d429d1d532c12577fbb91661171949年这一轮移民潮的一个事实是:新移民中,很多人是因为内地政权的易手而来到香港的。这大概是中共建党以,第一次有大量的内地人逃到香港。1949年之前的土地改革还不见得太多地主富农逃到香港,但土改的残酷大概吓怕了很多人。因此这些香港新移民在对共产党的态度上,较接近同期迁往台湾的外省新移民,而和在南洋多年的华侨有很大差别——后者往往反而较亲近新中国。因为内地人大量涌进,殖民地政府放弃了实行超过100年的政策,即华人,不管是内地人还是香港居民,都可以自由往返香港与内地的政策。1951年殖民地首次设立了边界,没有合法签证的内地人不得进入香港。不过殖民地还留了一条,就是成功偷渡入境的内地人,只要不被抓到,到达市区后就可以在香港居留。因此,很多内地人偷渡到香港,有些人甚至冒险从广东游泳到香港。


" 1950:移民香港多是为了逃避内地不安定环境:这促成了香港移民追求法治自由安定繁荣的价值观"
1950年,香港人口已超过220万人,光是1949年就来了超过80万人。这是个事实:历来很多移民都是为了逃避内地的社会变故而来到这个相对自由安定的法治殖民地,然后求发展。因此,说法治、自由、安定、繁荣为香港人主观上最核心的传统价值,是可以成立的。


" 1950年代:香港的努力和好运气:二战后搭上制造业全球分工的第一班列车"
u=2723412732,1175924417&fm=21&gp=0“二战”结束后,香港与英国一样,加入了以美国为首、以布雷顿森林协议为代表的资本主义新秩序。香港首先恢复的是作为中国与世界贸易的转口港的中介角色。但朝鲜战争爆发后,冷战加剧,中国遭禁运,香港转口贸易亦受冲击。幸好,“二战”后制造业全球分工的第一波刚好启动,香港得以分担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转移出来的部分低附加价值、劳动力密集的轻工业,因为当时香港有的是廉价劳动力,那几年间的人口暴升成了优势。这里要补充一点,就是当时全世界拥有丰富廉价劳动力资源的发展中地区很多,但大多数地区并没有挤上头班车,只有极少数地区能靠着“二战”后第一波全球分工,以加工和低价制成品出口而脱贫。这里面原因太复杂,香港虽然碰上这个机遇,成功也不是必然的。当时全球分工和世界贸易的规模远没有现在大,僧多粥少,订单很可能过门而不入,谁都不会无故施舍给香港人。这时候香港人很努力抓紧了现在看起来是当时唯一能让这个地方在一代内集体脱贫的机会。


" 1950年代:爱拼才会赢的香港社会:意识形态放一边,在商言商"
000102.41706020朝鲜战争时期,香港及澳门的一些走私者将禁运物资偷运回内地,参与走私者除了现在知名的爱国商人外,还有在商言商的商人,包括1949年前后刚从内地转移到香港的上海商人。这大概也是香港商人的特征——在意识形态上充满弹性。


" 1950年代:全靠自己打拼的社会环境促成了港人的『can-do』精神"
当年殖民地政府没有扶助工业的政策,也不提供生活保障,社会福利更是杯水车薪,遂形成一种全民工作观。人人要自力更生,社会大众视努力工作甚至辛苦创业为天经地义的事情。“二战”前的工商业基础、华人的刻苦耐劳、广东人敢为天下先的风气、上海调教出来的外省人的经营功夫、移民资本家的资金,在艰苦的50年代都被派上用场,后来被认为代表香港性格的创业精神及“can-do”精神大概是因为当年这种经济形态而被激发出来的。


" 1970年代末:的特殊移民群体:到香港中转的外国华侨"
在70年代末有一个移民群体,在关于香港的论述中常被忽略。他们曾是东南亚或北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华侨,50年代因为爱国回到了中国参加建设或求学,“文革”期间吃尽苦头,“文革”后容许他们带着家人离开内地,先到香港,等待签证。但是他们之中有一大部分人发现原居住国家不让他们回去,唯有在香港定居。他们中很多受过高等教育,但学历在香港不被承认,只好屈就,进入工厂,担任技工或中层管理人员,充实了香港工业的技术含量。到中国改革开放,他们有一部分人凭多年在内地建立的关系,转营内地贸易。这个群体对香港80年代的经济发展是有很大贡献的。不过,我们比较多谈到1949年前后那一代移民的重要性,较少突出1962年难民潮和70年代末移民群体对香港的贡献。


" 1970年代末:文革后的移民潮:香港本土意识已经形成,对内地移民渐生蔑视"
xin_55010312125929687099“文革”结束后,在1977年至1980年间,有40万内地人涌入香港,殖民地政府在1980年取消抵垒政策:不管他们到了香港的什么地方都将立即被遣送回内地。自此在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的香港居民眼中,内地来客不再是难胞,而是非法移民、新移民。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香港居民给了内地来的新移民一个别称,叫阿灿——阿灿是当时一部收视率颇高的港产电视连续剧里,一名行为好笑的内地客的名字。


" 受到资本主义世界的滋养,以及青年时期来自内地的负面信息:1949年后出生的婴儿潮一代香港人对内地并不感兴趣"
2175801570073438281除了这个“文革”高峰时期外,香港左派的宣传口可说是忍辱负重。负重的是,要维系大多数港人,因为从内地出来的那一代港人,虽然对政权的认同有分歧,大多数仍是心系祖国的,至少是心系内地的家乡的。忍辱的是,香港左派在本地工作做得再好,也会被内地接二连三的负面事件抵消掉,导致很多香港人厌恶内地政权连累香港左派。“大跃进”期间,港人要寄糖、油这些基本粮食接济内地亲友。“文革”期间,五花大绑的浮尸顺珠江飘到香港,你说香港人特别是那个时期成长的年青一代看到后,对内地印象会好吗?加上1967年的骚动,驱动了大部分港人站在殖民地政府的一边并成为港人认同香港的历史转折点。好不容易“文革”过去,迎来改革开放,回归问题有了定案,香港人才逐渐靠近内地。在这个背景下——在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世界、日益富裕的香港,与1992年前内地的现状——我们可以体会到,跟心系祖国的上一代不一样,1949年后出生、成长于50年代到80年代的香港年轻人,除了少数外,为什么往往不那么认同内地——不见得是积极反对,更多是不感兴趣。


2175801570073438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