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红字可以展开阅读


最近一直在翻阅“第二次浪潮”中的女权主义书籍。因为已经习惯了电子书,遂在Google Play上买来《The Feminine Mystique(女性的奥秘)》读。Betty Friedan在上世纪60年代写完此书,后成为“第二次浪潮”的标志性存在。


Betty写作此书可谓内心写照的大爆发,尽管书中大多是对其他人的采访和描述,但作为一名曾经的主妇,Betty写书最初的起因也是内心苦闷,倍感绝望。在书中她曾说过:
fm02女人们发现了一个不知道该怎么定义的困扰。当她们谈论它的时候,会说:“我感觉自己很空虚……感觉自己的人生不完整。”或者她们会说:“我感觉好像自己不存在一样。”一个克利夫兰的医生管这种困扰称作“主妇病”。——《The Feminine Mystique(女性的奥秘)》fm03


那时候的Betty也是一个充满怨念的家庭妇女。她的形象,不由得让我想起另一个Betty——Betty Draper,《广告狂人(Mad Men)》里的金发女配,叱咤麦迪逊街的广告人Don Draper的妻子。


Betty很早就表现出了“主妇病”的特征。她身处富裕阶层,丈夫是公司的明日之星,自己的本家也相对富裕殷实。自从结婚后,相夫教子,经营家庭,Betty有着别人羡慕不已的悠哉生活。


然而她感到很绝望,时不时会在家中无人时落泪。别人建议她去去看那时候刚刚出现的精神科医生(Psychaitrist),然而那时候的精神科仍属起步,还没有发展到专业的心理医生,行业道德也没有建立起来,对Betty的心态改善几乎没有作用。
fm04


Betty尝试通过更多的社交活动来缓解这种空虚的压力感。骑马、参加社区保护工作、甚至参与广告试镜。做这些事时,Betty感受到了新生,感受到了特别的舒畅。然而,这种舒畅的感觉,也随着工作的结束和试镜的失利而再度消失。


在《女性的奥秘》中,Betty Friedan把一位“绝望主妇”的话原封不动地放了进来:
fm05“我尝试了一切女人能做的事:一些小爱好,做园艺,做腌菜、罐头,和邻居们时常聚会,参加社区活动。这些我都能做,而且我也都喜欢做,但做这些事不会留给我任何思考的时间——我还是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我从来没有过任何事业上的野心。人生中的目标就是结婚,然后生养四个孩子。我深爱着我的孩子,和我的丈夫Bob。我的人生中根本没有能说得出来的问题。然而我感觉很绝望。我发现自己没有任何个性,好像我就是一个提供食物的机器,一个打理家务收衣叠被的机器——唤之则来,挥之即去。我到底是谁?”——《The Feminine Mystique(女性的奥秘)》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如同《广告狂人》里的Betty一样,在她们摆脱“主妇病”的枷锁之前,这将是一个长期的疑惑。60年代的美国,主流社会似乎被一种单纯的,甚至略显幼稚的价值观左右。关于“主妇病”的成因,有人甚至这么讲:
“主妇病”其实是一个老问题:太多的教育。越来越多的女人接受了高等教育,对于一个主妇而言,教育程度越高,就会越不开心。——《The Feminine Mystique(女性的奥秘)》fm06


对此,Betty Friedan也进行了反驳。她采访了很多不同教育程度的女性。有的从来没读过大学,有的读过大学,但当初并没有什么事业追求。还有的读完了博士,如今在家做专职主妇。不论她们的教育程度差别多大,有一点很明显,那就是她们感受到的绝望是一模一样的。换句话说,这种内心的绝望并没有因为教育程度的高低而有很大不同。
fm07


如果说高等教育会让人更容易得上“主妇病”,细观50、60年代美国的大学里景象,我们甚至会发现,这似乎有点道理——但绝对不是因为接受了更高等的教育,让人们开拓了眼界从而不甘心做主妇——恰恰是因为从大学开始,女生们就被当做未来主妇而培养。


如同电影《蒙娜丽莎的微笑》中的情节一样,那时候大学中的家政课(Home Economics),几乎等同于“如何嫁得如意郎君速成班”。Betty在书中说:
fm08在1950年代后期,美国女性的平均结婚年龄已经降到了20岁,并且还在继续下降。有一千四百多万17岁的女孩就已经和男朋友订婚了。和男人相比,女人上大学的比例已经从1920年的47%下降到了1958年的35%。一个世纪前,女人为自己争取到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而现在女孩上大学就是为了找个如意郎君。50年代中期,60%的女大学生要么为了结婚辍学,要么怕毕业难嫁而辍学。大学校园甚至为已婚学生修建了夫妻宿舍,不过住在宿舍里的女生几乎都不是学生,仅仅是陪丈夫而已。人们甚至开玩笑地给这些妻子命名了一个学位:PH.T(Putting Husband Through)。——《The Feminine Mystique(女性的奥秘)》fm09


在各种各样的书籍、文章和专栏中,主流社会都在试图告诉女人:“你们的角色就是做一个成功的妻子和妈妈。”传统观念如是说,“女人所能达到的最伟大的成就,就是做一个好女人。”


整个1950到1960年代,美国人都被这种“做个好女人”的狭隘价值观所捆绑。当时一本流行女性杂志REDBOOK曾经这样写道:“少数女人放弃了相夫教子和经营家庭,决定一个人闯荡这个世界。她们也许是很有才华的人,但却不会是成功的女人。”这种赤裸裸地偏见、疯狂与无知,透过《女性的奥秘》,得以真真切切的展示在我眼前。


d146d725-94fa-4c4d-b011-297df07a7c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