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红字可以展开阅读


本文书单
《<广告狂人>剧本:巴比伦(Mad Men,S01E06,Babylon)》
《第三次浪潮和电视文化(Third Wave Feminism and Television)》
《女性的奥秘(The Feminine Mystique)》


1960年代,女权主义的第二次浪潮时,女人不甘只做“有女性气质的居家好女人”,而要尝试更多被男性长期把控的领域,此时,她们为了突破主流社会刻板的女性印象,不得不刻意把自己“改造”成男性形象(比如《广告狂人》里的Peggy Olson),以此获得男性社会的话语权。尽管在那个年代,这已经是一个突破,但其中的拧巴显而易见——实际上这仍然是男女不平等的体现——女人要想和男人跻身一堂,先得把自己扭曲成男人。毕竟,那是一个明目张胆歧视女人的时代。
ttw01Fred:她(Peggy)说她不想随手拿一种颜色的口红就用。她不想成为那箱子里随随便便的一个。有意思吧?
Salvatore:有意思。
Don听后显得有些惊讶。他们仨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正在工作的Peggy。
Fred:那感觉就像看一只小狗弹钢琴一样。
——《广告狂人》第一季第六集,“巴比伦”ttw02


这样的对话横空出世,让人感到特别震惊。然而在六十年代的美国,如此歧视性的印象和语言比比皆是——这也正是女权主义第二次浪潮在美国兴起的时代背景。


令人揪心的是,这样的歧视性语言的本意,并非蔑视,反而是出自善意的恭维,从这一点就可以透视那个年代女性地位之卑微——骂你是正常的,羞辱中带点儿认可就算是十足的称赞了……


六十年代的女权主义者习惯将femininity(女人气质)和feminism(女权主义)对立起来。在她们看来,前者是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和偏见,后者则是对这种标签化认知的反抗。


Peggy(《广告狂人》)在后来的剧集中,表现得越来越像一个男人;用男人的方式思考、讲话、做事。对于当时的社会主流舆论看来,像Peggy这样的“扭曲”形象可谓十足的反常规,非常“不女人”。在《女性的奥秘》中,作者Betty Friedan用整整一个章节的篇幅描述男人们对femininity(女人气质)的看重:
ttw03女人们一直被教导:那些神经质的、女汉子型的、满脸写着“不开心”的女人;那些想当诗人、做物理学家、当总统的女人;她们都不是合格的女人,她们其实很可怜。真正的好女人并不需要事业,不需要高学历,不需要政治权利——而这些恰恰是老派女权主义者一直以来抗争所求的独立和机会。——《女性的奥秘(The Feminine Mystique)》


到了八九十年代,第三次浪潮来袭。女性意识到了这种扭曲本质也是男权社会的“黑手”,因而女人更加重视自己本身的独特之处——性(Sexuality),更确切地说是对男性的诱惑力。她们以此作为区别男人最显著的特征,可以说开始习惯利用自身的特点,为自己发声——以“性感”和“性”作为“海报”,作为“广告策略”,作为“通关道具”。
ttw04


第三次浪潮在今天仍然很主流,各色展览上的热辣嫩模,以性感出位的年轻名人(娱乐圈从业者、媒体人、创业者等),以美女为宣传噱头的创业平台、时尚品牌等等。


从第二次浪潮的角度看,这些不折不扣是对女性的压迫:女人需要用“性”才能获得与男人同等的地位。


而从第三次浪潮的角度看,这其实是正常的: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在这个社会上打拼都不容易,男人有自己的优势:生理优势、一些行业对男性与生俱来的偏爱等;女人也有特定行业的优势;而与此同时,还有“女性”这一身份本身所带来的不同。尤其在商业谈判场合,当局面尴尬时,女性的介入往往能够不同程度的化解尴尬——一个妩媚的眼神或者俏皮的表情,都可以让事情进展得更顺利,而这是男人所没有的“技能包”。


在第三次浪潮中,女权主义者们觉得,有此能耐,干嘛不用?以至于时至今日,对于“性”的使用更加变本加厉,比如下面这条新闻——
ttw05


一些极端的女权主义者会说,这恰恰是女人突破男权社会束缚的绝佳途径。


不出意外,另一派强烈反驳:你们这样做恰恰是变成了男人的玩物,陷入了男权社会最阴暗的陷阱啊!


中间派似乎很“客观”:呐,女生把“性”当做一种可售卖的商品,作为成年人,你情我愿,无可厚非。两边都别吵……


不论你支持哪一派,有一点毋庸置疑,如同上面的新闻所描述的那样,直接用“性”获取经济收益是非常敏感的行为。有些地方合法,有些地方非法;有些社会持默许态度,有些社会则强烈谴责;一些女性是迫于生计、或者在畸形成长环境熏陶下不得已而为之,另外一些则是出于“赚快钱”的心态轻松接受。


人们发现,“性”虽然被作为工具使用,但越来越多地出自女人的主观意愿。这时候,后女权主义(Post-feminism)开始冒头。(看到这个流派时我很崩溃……就像在看续集……)
ttw06后女权主义鼓励女性寻找属于每个人自己的“女性气质”。这一流派所关注的重点是任何对女性限制或压迫的行为。(Postfeminism encourages women to define femininity for themselves. It deals with issues meant to limit or oppress women.) ——维基百科


她们乐意以此作为获取利益的手段,毕竟这是男人所没有的,是女人与生俱来的。乐此不疲的唯一前提是,没有对女性的限制和压迫。


我相信不少女生读到这,就要开始反驳了——因为这听起来简直就是一个直男在“厚颜无耻”地鼓励女生性解放。然后我想起罗永浩在某段“相声”里大声询问台下听众的话——


“人民有没有低俗的权力?”
ttw07b


这大概就是后女权主义者所认同的价值观——也许不少人觉得以“性”作为上位的手段未免“低俗”;尽管我也难以认同类似“拍卖初夜”这些过于“前卫”的行为,但是非对错的衡量标准并不是道德尺度。人民当然有做任何事的权利,只要合法且自愿。


ttw00